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人才培养 >

更重要的是引入充分竞争

时间:2021-04-24 09:22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12月8日晚8点半,大岳咨询总经理金永祥临时建起一个微信群,兴奋地宣布:安徽池州污水厂网打包ppp项目即将于12月10日正式签约。10日当天,记者获得消息显示,签约将推迟几天。 除了金永祥以外,本报记者近日联系多位ppp项目参与者,几乎不约而同地回复正在外

12月8日晚8点半,大岳咨询总经理金永祥临时建起一个微信群,兴奋地宣布:安徽池州污水厂网打包ppp项目即将于12月10日正式签约。10日当天,记者获得消息显示,签约将推迟几天。

除了金永祥以外,本报记者近日联系多位ppp项目参与者,几乎不约而同地回复正在外地出差,洽谈项目。而为ppp项目打响发令枪的无疑要属财政部、国家发改委近日推出的具体操作性文件。

12月8日,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巡视员欧鸿指出,目前国家发改委正在会同有关部门,制定多个涉及ppp模式的细则。

从7月份立项,前后经过近5个月数十稿修改,并在部内司局和地方财政部门多次征求意见之后,操作指南在12月4日正式下发。同日公布的还有财政部30个ppp示范项目清单,指导意见也在国家发改委官网挂出。

在张燎看来,明年肯定是ppp项目大量涌现的年头,因为地方政府的融资模式将发生很大变化,“国发43号文明确了地方政府融资的两个新方向,一个是ppp,另一个就是自发自还的地方债。今年四季度已经出现首批ppp项目进入项目准备及采购等实施阶段的明显趋势,随着明年地方政府基建项目计划的制定,ppp项目肯定会大量涌现。”

“作为起步阶段,部委、地方政府为ppp提供一些支持政策‘扶上马’是可以的,但长期来看,还得靠ppp模式自身的生命力和可持续性。”上述江苏省人士表示,“ppp模式本身也是调节政府与市场关系的一种方式,如果政府政策倾斜太大,可能有违ppp初衷。”

济邦咨询董事总经理张燎12月9日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操作指南解决了前期发布的一些文件操作性不强,具体参与方不知道如何动手的问题;第一次对ppp项目进行了全方位的指导,而“示范项目清单则打响了ppp模式的发令枪,释放了信号弹。”

此外ppp主管部门之间的协调似乎也存疑云。对于12月4日财政部和发改委同一天颁布针对ppp的操作指南和指导意见,张燎认为,一方面相关部委竞相落实三中全会决议和国务院领导指示,部委之间有一定程度的竞争也是好事;另一方面证实了市场此前的一种担忧,即如果缺乏协调,不同部委发出的声音难免有乱调、重音现象,可能让地方政府无所适从,亟待政府高层协调。

据金永祥透露,财政部发布30个示范项目时并未明确具体的支持政策,可能采取一事一议。

据金永祥透露,池州项目管网长度750公里,资产价值5.9亿元,两个污水处理厂日处理污水10万吨,作价1.2亿元,合计7.1亿元,通过公开招标寻找社会资本合作方,最终深圳水务以上述价格中标,“污水处理厂的具体经营模式是tot,管网的模式是政府购买服务——委托经营,特许经营期为26年”。

据了解,目前财政部、发改委主导的特许经营立法工作仍处于前期阶段,短期难以推出。

多位专家认为,ppp项目周期动辄二三十年,回报与风险之间的对应关系很难事前完全确定,必须有良好的调整机制,更重要的是引入充分竞争,让市场而非主管领导给社会资本制定合理回报。

按照10月30日财政部ppp领导小组工作简报记录,财政部已会同相关部门、地方政府,按照价格调整机制相对灵活、市场化程度相对较高、投资规模相对较大、需求长期稳定等标准,征集适宜采用ppp的项目,各地上报200多个项目,总投资金额近5000亿元。

10月26日,李克强总理在相关文件上批示,“财政部要会同相关方面继续在营造环境、规范管理、增进信心上下功夫,助推更多项目落地,实现稳增长、调结构、惠民生和企业发展的多赢。”

其中,国务院的三个文件分别从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、预算管理制度改革、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三个不同角度强调了ppp模式的意义和定位。

目前,该项目已确定获得安徽省2950万元补贴大礼包,其中有700万元管网维护补贴,这一礼包今后每年都有。

“该项目是财政部和住建部共同推出的示范项目,住建部希望推动市政管网领域发展ppp模式,得到了财政部经建司的支持。”金永祥说。大岳咨询是该项目的政府方顾问。

中国投资协会会长张汉亚对本报记者表示,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,跟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存在相似的困境,民间资本能不能在合作中取得主导权是问题的关键,如果只是跟着跑龙套,民间资本的积极性不会很高。

事实上,社会资本参与ppp的合理回报率确定目前仍是难题,回报太低社会资本不愿参与,回报太高可能损害公众利益,政府方无法接受。

虽然财政部、各地政府也组织了大量培训,但地方财政部门,尤其是基层并没有类似的项目管理经验。一位直辖市财政局ppp相关人士对本报记者坦言,目前该市尚未制定明年的ppp项目计划,“我们觉得还是很复杂,需要想清楚了再推进。”

清华大学建设管理系教授王守清从事ppp相关研究长达20余年,他认为,2014年是中国ppp模式开启的元年。

毋庸讳言,2015年,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,各界预期正在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调低明年经济增长目标。霍志辉预计,明年基础设施投资仍将是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。在此背景下,ppp所能拉动的基建投资被寄予厚望。

据张燎介绍,财政部首批30个ppp示范项目,包括8个新建项目、22个存量转型项目,是从全国申报的近70个新建项目和80多个存量转型项目中通过初步筛选、专家评审、集体会商后确定的,保留下来的项目仅占申报量的20%,“地方在申报之前还需经过省级政府筛选一遍。”

如果以新政的出台分量和数量而论,确实如此。据记者不完全统计,自9月23日财政部首个ppp文件——《关于推广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有关问题的通知》(财金76号文)下发以来,中央政府层面发布的直接涉及ppp内容的文件不少于7篇,包括国发43号文、45号文、60号文、财预351号文,以及发改投资2724号文、财金112、113号文。

除了地方政府积极,记者近日在中国财政学会ppp专委会的沙龙上发现,券商、基金、资管、私募等行业人士对开展ppp融资业务积极性很高。“只要项目好、运作规范,根本不愁融资。”金永祥说。

霍志辉为记者算了笔账:“2015年城镇基础设施(扣除电力、铁路等)和保障房建设投资需求约分别为8.60万亿元和1.00万亿元,扣除资本金后,新增融资需求5.70万亿元,再加上2015年全国政府融资平台到期债务规模约为4.20万亿元,整体上预计2015年城市基础设施融资总需求额将约为9.90万亿元。”

然而,据记者了解,由于投资规模巨大,公益性强,此前水务领域一般只把水厂单独拿出来做ppp,厂网打包ppp项目非常少。安徽池州污水厂项目能否开启ppp“池州模式”令人期待。

记者注意到,今年8月份以来,重庆、江苏、安徽、福建、青海等地先后发布了首批ppp试点项目计划,各省计划投资额都在千亿左右级别。

在ppp工作全国领先的江苏,这次财政部30个示范项目独获9个。一位接近省财政厅的人士对记者表示,ppp的方向是对的,但仍需要更高层面的法律对ppp的规则、参与各方的权利义务加以明确,目前的文件层级较低难以打消社会资本疑虑,“个人感觉,目前社会资本对参与ppp还不是很活跃,很多还在观望。”

而如果以具体项目落地而言,ppp模式元年则要到2015年。“目前,我们的舆论宣传、理论培训、项目筛选工作,已经开展快一年了,ppp政策框架也已基本成型,下一步就要‘真枪实弹’地干。”孙晓霞在培训班上称。

“我们预计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8000亿元左右,剩余资金缺口仍很大,虽然ppp模式融资规模将大幅增长,但仍很难完全满足基础设施投融资需求。”霍志辉说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